關注: 手機客戶端

 

民法典債權人無償行為撤銷權對破產撤銷權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09-24 11:19:19


    民法典第三編“合同”第五百三十八條規定:“債務人以放棄其債權、放棄債權擔保、無償轉讓財產等方式無償處分財產權益,或者惡意延長其到期債權的履行期限,影響債權人的債權實現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贝藯l規定較原合同法第七十四條“因債務人放棄其到期債權或者無償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規定得更為準確、合理。譬如規定對放棄債權行為不再要求放棄的是到期債權,增加了放棄債權擔保行為,并將放棄債權、放棄債權擔保、無償轉讓財產等行為均歸入“無償處分財產權益”的范圍,允許債權人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更有利于對債權人權益的保護。

    民法典此條對撤銷權(以下簡稱民法撤銷權)的規定,不僅是對原合同法債權人撤銷權的調整,對破產撤銷權的適用以及企業破產法的立法修訂也會產生重要的影響。這種影響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在民法典作為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新制定的基本法律,其規定更有利于維護債權人權益的情況下,管理人可以參照民法典的規定,更為合理地適用破產撤銷權。第二,債權人可以依據民法典的規定,在管理人不行使或無法行使撤銷權時,直接向人民法院請求行使民法撤銷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三條對此有明確規定)。第三,在企業破產法的修訂中,應當吸納民法典的合理規定,完善破產制度。

    無償行為,指無對價或實質上無對價的財產權益處分行為。撤銷權角度的無償行為,包括債務人無對價減少財產權益(如財產轉讓、債務免除、權利放棄)或增加財產權益負擔 (如無對價承擔債務)兩類行為。債務人無償處分財產權益的行為對債權人清償利益的危害性是十分明顯的,因該行為必然使債務人的責任財產減少,所以各國破產法均將其列為首要的可撤銷行為,并對之規定較長的可撤銷追溯期間。

    在其他國家破產法中,對此類可撤銷行為通常規定為“無償行為”,并不限定行為的具體標的和方式。無償行為涉及的標的除有形財產外,還包括用益物權、債權、專利權、商標權等各種財產性權益。無償行為的方式也不僅限于轉讓,盡管無償“轉讓”財產是其最典型的表現形式。當涉及無償轉讓行為時,既包括積極的作為,如無償轉讓債權等,也包括消極的不作為,如不為訴訟時效的中斷而消極放棄債權等。在實踐中,無償行為的具體表現形式是多種多樣的,除無償轉讓財產外,無償設定用益物權、債務免除、放棄權利、承認并清償消滅時效完成后的債權、不為訴訟時效的中斷、撤回訴訟、放棄訴訟標的等,依其法律性質均屬于無償行為之列。

    我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對破產撤銷權作出規定。其第三十一條規定對無償行為的撤銷問題,指出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一年內,對債務人無償轉讓財產的行為,管理人有權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該條規定中存在立法邏輯不夠嚴謹,“無償”概念的外延未能包括所有應有選項,與其他規定的分類標準不一致,不能適應司法實踐的合理需要等問題。例如,該條將“放棄債權”這種同樣是無償性質的行為規定為一種獨立的可撤銷行為,未納入無償行為的范圍;規定無償轉讓行為的對象限于“財產”,未包括財產性權益;規定行為方式僅限于“轉讓”,對無償設定用益物權(如對房屋等財產的長期無償出借等) 、無償允許使用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等處分財產權益的行為則未予規定,使不涉及轉讓性質的各種無償行為逃脫法律的調整范圍,存在重大疏漏。這就使司法實踐中破產撤銷權的合理、正當行使受到嚴重阻礙,債權人的利益難以得到充分保障。

    現民法典第五百三十八條規定的出臺,為在司法實踐中彌補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疏漏與失當提供了補救機會與渠道。民法典本條規定將債務人的放棄債權、放棄債權擔保、無償轉讓財產等方式無償處分財產及財產權益,或者惡意延長其到期債權履行期限(屬于無償放棄債權的期限利益,但以存在惡意為前提)的行為,均納入可以撤銷的行為范圍內。其中,延長到期債權履行期限,屬于無償放棄財產權利的期限利益,在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前,對之撤銷以債務人存在惡意為前提,但在進入破產程序后,管理人行使破產撤銷權不再需要考慮債務人主觀上是否存在惡意,因為該行為客觀上造成對全體債權人利益實質損害的后果,甚至還可能因此影響破產案件的及時審結,故應當予以撤銷。

    破產管理人可以適用民法典上述規定對債務人上述各種無償處分財產權益、損害債權人利益的行為,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債權人在管理人不行使或不能行使此項撤銷權(如超過法定破產撤銷期間等)的情況下,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依據民法典的規定予以撤銷,并將由此追回的財產權益納入債務人財產,向全體債權人作統一分配。根據民法典第五百四十條的規定,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必要費用,由債務人負擔,在破產案件中表現為可以作為共益債務由債務人財產中優先支付。

    但是,并非債務人所有的無償行為均可無條件的予以撤銷,某些無償行為的撤銷可能影響到市場交易的普遍安全和市場主體對交易的正當預期,進而影響到社會營商環境,所以在確定其是否應當撤銷時就需要對適用條件作出合理調整,權衡利弊、綜合考慮予以判定。例如,對債務人無償為他人提供物權擔;蛘弑WC擔保的行為,就需要根據實際情況予以合理確定,不能僅因其具有無償性質便“一刀切”的撤銷處理,這時需要考慮債務人尤其是相對人是否存在主觀過錯。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九條規定:“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以明顯不合理的高價受讓他人財產或者為他人的債務提供擔保,影響債權人的債權實現,債務人的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情形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辫b于此條規定的其他行為在破產法中已經有調整措施,我們在此僅關注“為他人的債務提供擔!钡男袨。根據本條規定,債務人為他人的債務提供擔保,影響了債權人的債權實現,只有在債務人的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情形時,債權人才可以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也就是說,在此種情況下,債權人行使撤銷權是以相對人因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情形存在而具有侵害債權人權益的過錯為前提的。這一主觀要件對破產撤銷權的構成也是必要的,否則可能對市場交易秩序產生不利影響。此外,此條對擔保是否為無償未作規定。換言之,即使該擔保為有償擔保,如果影響債權人的債權實現,同樣可以予以撤銷。如債務人以自己的財產為相對人設定抵押擔保,相對人雖然提供有反擔保,但在債務人為相對人履行擔保責任前,債務人的債權人往往無法追究相對人的反擔保責任,這就會增加債權人的風險,影響其權益。對債務人的擔保行為尤其是無償擔保行為在破產程序中能否撤銷,是一個在破產案件中長期未能合理解決的問題,現在民法典的規定為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法律依據。

    民法撤銷權與破產撤銷權在法理基礎上是相同的。不同的是, 民法撤銷權以債務人處分財產的行為對個別債權人造成損害為適用條件,而破產撤銷權是以債務人在被認定或推定喪失清償能力的法定期間處分財產權益行為損害全體債權人利益或損害公平清償利益、且破產案件為法院受理為適用條件。民法撤銷權在破產程序中同樣具有適用的空間與效力,并不因破產程序的啟動而被排斥適用,但在其與破產撤銷權競合時,應優先適用破產撤銷權。

    需注意的是,民法典關于債權人撤銷權的規定主要是調整債務人在未進入破產程序前的不當行為,所以規定的適用條件較之企業破產法的規定要嚴格一些。例如其第五百三十九條規定,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高價受讓財產,只有債務人的相對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情形的,債權人才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而在破產法的適用環境下,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高價受讓財產,客觀上就損害了全體債權人的清償利益,所以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應當予以撤銷,并不考慮債務人主觀上是否有過錯,而是僅以客觀結果作為判斷標準。我們要根據民法典和企業破產法兩部法律不同的立法目的和適用條件,對撤銷權尤其是破產撤銷權的適用作出公正、合理的選擇。

    現在我國的企業破產法已經進入立法修訂階段,在法律修訂中應當適當考慮對民法典相關規定的采納,并借鑒各國立法之合理規定,尤其是將可撤銷行為中的“無償轉讓財產行為”修改為“無償行為”,使債權人的權益能夠得到合理保證,建立更為完善的營商環境。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王欣新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