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司機無罪判決”符合情理法

  發布時間:2020-09-23 18:02:24


    法院終審判決被告人李某無罪,既是對刑法處罰范圍不能隨意擴大底線的堅守,又是對公眾基本情理認同的兼顧。

    凌晨2點多,兩名男子飲酒后打車,因為車資問題和的士司機發生爭執。不料,在車輛行駛途中,其中一男子竟然從后座車窗直接跳車,結果摔成重傷二級。有記者近日獲悉,本案經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審理后,一審判決司機無罪。檢方不服,提起抗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后維持司機無罪判決。

    設立過失致人重傷罪的立法意圖,是為了防止公民個體的健康權遭受過失行為的不法侵害。過失致人重傷入刑以來,總體上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但也因該罪名適用存在的泛化傾向問題,引發關注。廣州中院對這起乘客酒后跳車受重傷的案件,依法終審判決出租車司機無罪,體現了罪刑法定,符合公眾的樸素情感邏輯,值得充分肯定。

    過失致人重傷罪有著嚴格的適用條件。除了要求行為人的行為直接導致了被害人構成重傷這一結果的形成外,還要求行為人的行為與結果之間有直接因果關系。被害人沒有重傷后果出現,或者即使構成重傷,但如果不是行為人的直接行為所致,均不能以過失致人重傷罪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就本案而言,被害人鄧某因醉酒后拒絕支付出租車車資而與司機李某發生爭執,在李某免費送其與朋友回始發地的途中,要求下車未果、且在李某已鎖上車門總控裝置的情況下,強行從車后座車窗跳出,才造成了二級重傷。綜觀整個事件,被告人李某既不具備主觀上的過失,客觀上也沒有實施直接致被害人受傷的行為,其拒不停車的行為與鄧某的二級重傷損傷結果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理應不承擔刑事責任。

    更為重要的是,法院終審判決被告人李某無罪,也契合了公眾的情理認知邏輯。雖然本案被害人鄧某落下二級重傷令人同情,但始終是其自身行為所致,不能怪罪于他人。如果司法認定李某構成過失致人重傷罪,那么就有可能給公眾造成“誰能鬧誰有理”“誰受傷誰有理”的錯誤認知導向。在這種意義上,法院終審判決被告人李某無罪,既是對刑法處罰范圍不能隨意擴大底線的堅守,又是對公眾基本情理認同的兼顧。

    “法律的生命從來不是邏輯,而是經驗!敝挥性诔酝阜删、依照法治框架的前提下,作出合乎法理和情理的準確判斷,才能讓司法判決定分止爭,進而守護公序良俗,實現社會善治。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