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鑒定人庭審調查規則的細化與完善

發布時間:2020-09-10 17:36:25


    隨著科學技術在證據收集中的廣泛運用,鑒定意見在案件定罪量刑上發揮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準確認定鑒定意見成為證據審查的核心和關鍵。鑒定人出庭作證既是查明鑒定意見的重要手段,也是“以審判為中心”訴訟制度改革“事實證據調查在法庭”的重要體現和“庭審實質化”的必然要求。2012年刑事訴訟法修改以來,我國鑒定人庭審調查制度逐步建立并不斷完善,但從實踐看仍然存在程序操作不統一、鑒定人調查的針對性、有效性不強等問題。究其原因,一是庭審鑒定人的調查程序簡單沿用庭審證人調查規則,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及《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第一審普通程序法庭調查規程(試行)》均沒有針對鑒定人在庭審調查中性質及作用的特殊性制定具體的程序規范。二是立法雖將專門知識人作為庭審鑒定人調查的重要主體,但專門知識人當庭對鑒定人開展調查的方式及規則仍不明確。因此,為提升庭審鑒定人調查的可操作性和有效性,有必要結合鑒定人在庭審訴訟中的地位作用,建構符合我國刑事司法特色的庭審鑒定人調查規則。

    鑒定人與證人雖均為人證(人證,是指自然人向法庭作證,也是人作為作證主體,以動態形式在刑事庭審中進行證明的方式。),但二者的差異明顯。首先,鑒定人是就案件待鑒定事項發表意見,是基于專業知識對證據材料作出自己的判斷;證人則是對親身經歷作出陳述,證人本身就是案件的證據內容。其次,鑒定人是憑借其專門知識或技能出具鑒定意見,原則上可以替代,不具有唯一性;證人則是親歷案件事實,具有特定性和不可替代性。再次,鑒定人需要對案件涉及的專門性問題進行鑒別判斷并提供鑒定意見;證人則只能陳述親歷內容,不能開展推測或作出意見表述。最后,鑒定人出具鑒定意見能夠幫助法官提升對專門領域的認知能力,具有輔助審判作用;證人則不具備強化法官認識能力的作用。上述差異決定了庭審鑒定人調查應當在庭審人證調查的一般性規則基礎上,結合鑒定人的特殊性加以細化規定。

    第一,設置調查之初的鑒定意見宣讀程序。對鑒定人發問前,應先由鑒定人宣讀鑒定意見。鑒定人雖以言詞作證,但與證人不同的是,鑒定人并不具有證據資格,鑒定人的當庭陳述也不能直接作為證據使用。鑒定人出庭的目的是讓法庭能夠更好地對鑒定意見加以審查,因此,庭審鑒定人調查必須以鑒定意見為基礎。鑒定意見出具者的身份決定了,對鑒定人的調查與對鑒定意見的調查具有一體性,由鑒定人宣讀鑒定意見符合庭審調查需要。此外,由于控辯方已經庭前證據開示程序知悉鑒定意見內容,鑒定人可僅就鑒定的程序、方法、結論等主要內容進行宣讀。

    第二,設置調查后質證環節的鑒定人在場規則。鑒定人應當在控辯方發表質證意見時在場,經審判長許可方能退庭。鑒定人在場的理由有三:其一,控辯雙方的質證對象是鑒定意見而非鑒定人的當庭陳述,鑒定人與鑒定意見的關系有別于證人與證言的關系,更具客觀中立性。因此,質證時反對方不需要通過鑒定人退庭來減少其明確表達質疑的顧慮。其二,鑒定人不是案件的親歷者,無需退庭以避免反對方的質證意見對其造成精神刺激。其三,鑒定人的專業性決定其與法庭間具有信息反饋及互動的必要性,鑒定人在場能夠為質證過程中出現的疑惑和問題作進一步的解釋和說明。

    第三,細化和完善庭審鑒定人調查方式。首先,根據“先舉證、后質證”的訴訟次序,對鑒定人的發問,原則上應按照“舉證者先問”的順序進行,由舉證方通過問答向法庭展示鑒定人出具的鑒定意見具有真實性、客觀性、合法性。隨后再由對造方發問,最后由審判人員補充詢問。在法院委托鑒定的情況下,鑒于法官對委托鑒定的目的有更為明確的認識,應由法官先問,控辯方按照先控后辯的順序補充發問。其次,對鑒定人發問的范圍,原則上應以鑒定意見所涉內容為限。發問若突破鑒定意見,其正當性需結合以下方面加以判斷,一是發問是否屬于鑒定人的鑒定專業范圍,鑒定人是否有能力作出回答。二是發問是否由舉證方提出。舉證方與鑒定人具有實質上的委托關系,新問題可視為新的委托事項,因此,發問方的訴訟性質應當與委托方一致,對造方不能首先提出超越鑒定意見的新問題。三是鑒定人對新問題的回答是否將影響案件關鍵情節的認定,對造方是否會因準備不足而遭受“證據突襲”。法官若認定突破鑒定意見的發問缺乏正當性,可予以駁回。

    在專門知識人參與的庭審鑒定人調查中,應當結合專門知識人的訴訟地位和作用設置鑒定人調查規則。專門知識人對鑒定意見或支持肯定或反對質疑,通常具有代表申請方意見的傾向性!耙幊獭钡诙鶙l也明確規定,“控辯雙方可以申請法庭通知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協助本方就鑒定意見進行質證…”?梢,專門知識人是利用其專業性為申請方的庭審調查提供幫助,起到增強己方質證能力的作用,具有附屬于申請方的特征。

    專門知識人的專業性與附屬性決定了,專門知識人對鑒定人的庭審調查,原則上應附屬于申請方進行。因此,在對鑒定人的發問順序上,專門知識人應當依附于申請方,只能在申請方發問的環節向鑒定人提問。至于專門知識人與申請方誰先發問,由其自行商議決定。在對鑒定人的發問范圍上,根據刑事訴訟法“專門知識人應當就鑒定人作出的鑒定意見提出意見”的規定,專門知識人只能協助申請方圍繞鑒定意見發問,超越鑒定意見之外的問題,鑒定人可以拒絕回答。在意見內容上,專門知識人的意見具有局限性。專門知識人發問完畢后,只能從技術層面對鑒定意見的科學性、專業性發表意見,一旦涉及法律爭議則應由申請方完成。

    充分發揮鑒定人調查在有效查明鑒定意見中的作用,除了有賴于庭審鑒定人調查規則的完善外,還需要堅持鑒定人調查的“當庭性”,防范以庭外核實方式代替對鑒定人的當庭調查。2020年5月14日司法部出臺的《關于進一步規范和完善司法鑒定人出庭作證活動的指導意見》第九條“法庭質證中,鑒定人無法當庭回答質詢或提問的,經法庭同意,可以在庭后提交書面意見”的規定,就有違庭審鑒定人調查的“當庭性”要求,值得商榷。以庭后提交書面意見作為庭審鑒定人作證補充,一方面,書面意見不經庭審質證,無法核實其真實性、客觀性與合法性,同時也有違刑事訴訟法“證據必須經過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的規定。另一方面,鑒定人的主體適格性是庭審鑒定人調查的重要內容,鑒定人能否當庭回答提問是其專業水平和能力的客觀反映,是法官對鑒定人主體適格性和鑒定意見可采性加以判斷的重要依據。若以庭后提交書面意見的方式對鑒定人的當庭表現予以彌補,難免導致庭審鑒定人調查的程序虛化,背離庭審對證據的實質性審查要求。

     關倚琴 (作者單位:西南政法大學)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