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海寧富興塑膠有限公司訴寧波達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順翔船務代理(深圳)有限公司、太平船務(英國)有限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20-09-08 18:03:22


    【基本案情】

    海寧富興塑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興公司)與寧波達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源公司)之間存在長期貨運代理關系。2018年2月,富興公司因案涉出口巴西的貨物委托達源公司向承運人訂艙。順翔船務代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翔公司)作為無船承運人接受達源公司訂艙,于同年3月28日簽發無船承運人提單,并通過達源公司交給富興公司。⇨下轉第四版

    ⇨上接第三版  太平船務(英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平公司)于同日簽發海運提單,交由順翔公司。2018年5月3日,案涉貨物卸離船舶由巴西納維根特斯港海關控制,由巴西聯邦稅務局封鎖,并于2018年5月8日被他人提取。案涉全套無船承運人提單仍由富興公司持有,案涉全套海運提單仍由順翔公司持有。

    【裁判結果】

    寧波海事法院一審認為,本案海上貨物運輸目的港為巴西納維根特斯,根據目的港法律,承運人須向當地碼頭交付貨物,順翔公司對此已提供了相應證據,該事實也為我國法院多起案件所證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無單放貨司法解釋)第七條“承運人依照提單載明的卸貨港所在地法律規定,必須將承運到港的貨物交付給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的,不承擔無正本提單交付貨物的民事責任”,承運人不承擔無單放貨的責任。綜上,富興公司未能證明案涉貨物被放行系承運人向巴西海關提供了協助,即不能證明承運人存在過錯,其向承運人主張賠償沒有依據。判決駁回富興公司的訴訟請求。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依據提單交付貨物是承運人履行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的基本義務。承運人援引無單放貨司法解釋第七條主張免責抗辯時,除了證明卸貨港所在地國家法律有必須將承運到港的貨物交付給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的相關規定之外,還需證明其在向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交付貨物后喪失對貨物的控制權。這也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修改前)第五條第二款“對合同是否履行發生爭議的,由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的規定相一致。根據查明的事實,巴西相關法律規定在進口貨物中執行先清關后提貨的海關政策,其目的是為了提高貨物清關效率,簡化進口程序,但并沒有規定在巴西可以無單放貨。順翔公司與太平公司在庭審中亦認可,實踐中巴西進口貨物還需經承運人或其當地代理在巴西海關外貿綜合系統(Siscomex Cargo)對相關貨物進行解鎖后,進口商方能提取貨物。這也充分說明承運人將貨物交給港口當局或海關后,仍然對貨物交付具有控制權。故順翔公司與太平公司仍需證明其在向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交付貨物后喪失對貨物的控制權,或者貨物在未經其允許的情況下被海關或港口當局擅自交付。本案一審中順翔公司提交了巴西海關外貿綜合系統的查詢記錄,證明巴西當地公證員于2018年12月21日登錄該系統,顯示案涉貨物的狀況已于2018年5月8日交付,同時船東對貨物仍處于待定鎖住狀態,即未同意交付貨物。該證據可以證明承運人在本案一審立案后仍未同意放行貨物,結合太平公司簽發的全套正本提單仍在順翔公司手上的事實,可以認定太平公司與順翔公司未向巴西海關提供正本提單或同意放行貨物,故案涉貨物被無單放貨并非順翔公司與太平公司的責任。在太平公司與順翔公司已經舉證證明上述事實的情況下,富興公司未能進一步舉證證明涉案貨物的放行系順翔公司與太平公司的故意行為,故其主張順翔公司與太平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綜上,在進一步查明案件事實的基礎上,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隨著南美國家進口貨物清關政策的調整,實踐中對相關國家港口允許承運人無單放貨的法律及政策存在誤讀。例如巴西(2013)1356號法令規定,在進口貨物中執行先清關后提貨的海關政策,其目的是為了提高貨物清關效率,簡化進口程序,但并沒有規定在巴西可以無單放貨。而且根據巴西實踐,進口貨物還需經承運人或其當地代理在巴西海關外貿綜合系統(Siscomex Cargo)對相關貨物進行解鎖后,進口商方能提取貨物。這也充分說明,承運人將貨物交給港口當局或海關后,仍然對貨物交付具有控制權。

    因此,承運人援引無單放貨司法解釋第七條主張免責抗辯時,應承擔更加嚴格的舉證責任。除證明卸貨港所在地國家法律有必須將承運到港的貨物交付給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的相關規定之外,還需證明其在向當地海關或者港口當局交付貨物后喪失對貨物的控制權,或者貨物在未經其允許的情況下被海關或港口當局擅自交付。本案承運人通過巴西當地律師和公證員查詢了巴西海關外貿綜合系統的記錄,證實了承運人并未同意放行貨物,且案涉全套海運提單仍在其掌握之下,可以證明其對無單放貨沒有責任。本案確立了類似案件中船貨雙方的舉證責任分配原則。

    【一審案號】(2018)浙72民初1899號

    【二審案號】(2019)浙民終422號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