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深圳市恒通海船務有限公司與吉安恒康航運有限公司航次租船合同糾紛案

發布時間:2020-09-08 18:01:34


  

    【基本案情】

    深圳市恒通海船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通海公司)于2015年9月23日與吉安恒康航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安公司)簽訂航次租船合同,恒通海公司委托吉安公司從深圳運輸3000噸散裝玉米至湛江。吉安公司“吉安順”輪到達湛江后,遭遇臺風“彩虹”,船舶走錨,海水和雨水從艙蓋的縫隙處流入艙內,貨物受損,恒通海公司請求吉安公司賠償貨物損失,吉安公司辯稱本案是由于不可抗力所導致,并反訴恒通海公司要求賠償船體損失。

    【裁判結果】

    廣州海事法院一審認為,判斷臺風是否屬于不可抗力需要結合案情具體分析。中央氣象臺、廣東海事局網站發布了臺風“彩虹”在海南瓊海到廣東湛江一帶沿海登陸的預報,吉安公司疏于履行對天氣預報的注意義務,并怠于履行采取防臺措施的義務,其僅基于臺風“彩虹”實際強度與預報強度不符,從而認為臺風“彩虹”屬于不可預見的抗辯主張沒有事實依據,不予支持。吉安公司在“吉安順”輪錨泊防臺過程中,明知“吉安順”輪貨艙水密性較差,針對貨物僅采取加蓋三層帆布并用繩子加固艙蓋的防臺措施,單憑此防臺措施,沒有對艙蓋的縫隙進行及時有效的處理,不足以保證貨艙的水密性,也不足以保證貨物的安全,具有管貨過失。恒通海公司作為承租人,既未操縱駕駛船舶,亦不負責采取防臺措施,僅憑其遲延卸貨的事實,不足以導致“吉安順”輪的損害。判決吉安公司賠償恒通海公司貨物損失及利息,并駁回吉安公司反訴請求。吉安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吉安公司是專業運輸公司,每日關注案涉船舶擬將航行相關海域天氣情況系其基本工作要求,因臺風來臨前兩天中央氣象臺、廣東海事局網站已經對臺風“彩虹”進行預報,此后于臺風登陸前兩天仍不斷地對臺風強度和路徑予以修正,故一審法院認定臺風“彩虹”對吉安公司而言屬于可以預見的客觀情況故未支持吉安公司關于不可抗力的主張并無不當,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吉安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吉安公司的再審申請。

    【典型意義】

    在海上貨物運輸實務中,臺風是一個較為常見的自然災害,因臺風引發貨主、碼頭、船舶損失進而訴至法院的情況屢見不鮮,責任方往往抗辯臺風構成不可抗力而免責。臺風是否構成不可抗力,目前司法實踐對該問題存在分歧。本案對不可抗力的三個構成要件進行分析。首先,判斷臺風是否屬于不可抗力,系針對案件當事人在案涉事故發生時的判斷,需要結合案情具體分析,在同一次臺風事故中,不同的承運人預見能力不同,不同的承運船舶防風能力不同,不能以相同的要求來衡量不同的承運人。其次,如果責任人以臺風預報誤差為不可抗力理由的,應舉證證明其基于不同級別的臺風采取了何種防臺措施,以及臺風實際強度與預報強度之間的差異足以影響其防臺措施的效果。再次,在航運實踐中,因臺風造成貨損的情況下,往往還同時存在承運人管貨過失的因素,法官應正確區分管貨過失與不可抗力之間就造成貨損的原因力比例與作用大小,從而準確區分責任。本案對判斷臺風是否符合不可抗力的構成要件進行深入分析,為類似案件的處理提供了參考。

    【一審案號】(2017)粵72民初533、1152號

    【二審案號】(2018)粵民終1257、1258號

    【再審案號】(2019)最高法民申3906、3907號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