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銀團貸款執行主體的變化及其對貸款方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09-04 15:56:54


    歷史背景

    銀團貸款是指由銀行團體而不是單一銀行對一個借款人,如政府、大型項目或公司提供的貸款。這類貸款涉及大量資金,如果由單一銀行發放貸款,該銀行可能會承擔過高的風險。銀團貸款使得參加貸款的銀行可以分擔風險,并且讓更多的銀行參與到該原本對于其金額過大的放貸機會中。

    在銀團貸款中,各銀行會使用由一、二級貸款市場的權威機構之一的Loan Market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LMA) 提供的貸款協議格式條款。LMA成立目的之一就包括將貸款交易文件簡化及標準化,旨在促進為歐洲、中東、非洲等地的借款人提供銀團貸款,并建立公認且健全的貸款行業慣例。我國的中行、農行、國家開發銀行、亞投行等都是該機構會員。

    LMA的貸款協議格式條款中約定,由借款人直接向銀團的管理中介還款及支付相應利息,再由管理中介將所得款項分配給銀團成員。而在借款人違約的情況下,LMA的格式條款對于由誰從事追討欠款的訴訟有較大變動。就此,2015年香港高等法院原訴法庭判決的Charmway Hong Kong Investment Ltd v. Fortunesea (Cayman) Ltd案(以下簡稱Charmway案)值得關注。在該案中,銀團就使用了以LMA的貸款合同格式條款為基礎的貸款合同(以下簡稱合同),其中第20.6條約定,在還款請求未獲滿足場合,由管理中介代表放貸銀行提起執行之訴。而自從該案之后,LMA的貸款協議格式條款變更為可以允許銀團成員分別執行其催款及收取利息的權利。

    案件情況

    在Charmway案中,正源中國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源公司)于2007年12月3日簽訂了由高盛組織的并有另外16個借款人參與的貸款協議,貸款約5.5億美元,用于償還現有貸款、公司并購以及項目開發。

    正源公司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別有3次違約,到2013年8月15日,總欠款達6億多美金。在正源公司違約后,主要放貸方(總放貸金額占銀團放貸金額的66.7%以上)指示中介,代表銀團采取了多種形式的執行之訴。然而,在2013年6月21日,由于銀團成員變化,主要放貸方指示中介停止執行訴訟。少數銀團成員對于主要放貸方決策的正當性存在爭議,其中4位銀團成員希望能夠單獨對正源公司進行訴訟,解散正源公司以償還貸款。本案中,主要放貸方作為原告,希望法院頒布禁令,限制該4位銀團成員以及其他任何銀團成員對正源公司在香港之外提起訴訟。

    法院判決

    夏利士法官發現,在合同的第13.1條中約定,除非合同另有約定將還款款項支付給其他人,借款人必須將所有款項支付給管理中介。合同并沒有賦予任何單個銀團成員直接受償部分到期貸款的權利。

    被告認為,盡管合同沒有明確包含單個銀團成員直接受領清償的條款,但第2.2條明確了除非管理中介獲得該筆還款,每位銀團成員均有獲得其應得部分的正源公司到期貸款還款的權利,因此,除非有其他對立的條款,第2.2條使他們在合適時可以對正源公司執行還款請求。

    但是,法官并不認為第2.2條在正源公司違約時設立了對于每位銀團成員單獨的債權。由于在第2.1條中約定了總承諾放貸額,即所有銀團成員的承諾放貸額的總和,以及第5.3條約定了管理中介必須及時將貸款合同中約定的放貸額及其所占銀團貸款的相應份額通知每位銀團成員,因此法官認為,第2.1條和第5.3條想表達的是將每位銀團成員的資金集合起來,創造出一個單一的貸款。其所表達的意思與被告認為的每位銀團成員擁有獨立的債權并不一致。法官隨后對貸款合同中的其他相關條款逐條進行了分析,發現這些條款均沒有寫明在借款人違約的情況下單個貸款方擁有獨立求償的權利。

    法官認為,根據格式條款,借款人應直接向管理中介進行償還。整體看來,貸款合同設想在借款人違約場合貸方應當作為一個集體提起訴訟收回貸款。因此,法官支持了原告請求,頒布禁令限制任何銀團成員對借款人在香港之外提起訴訟。

    案件影響

    此后,LMA注意到了上述案件中單個銀團成員無法獨立起訴的問題,并在后續的貸款協議格式條款中增加了第2.3(b)、(c)條,約定每位放貸人的債權都是獨立且分開的,并且有資格根據第2.3(c)條,除非在合同中另有約定,單個銀團成員可以分別執行其債權。

    這樣的改動對于貸款執行的主體發生了變化,由原先的僅能由管理中介來執行及代表所有銀團成員提起訴訟的單一貸款,變成了現在每位銀團成員均可以獨立執行的多個獨立的貸款。第2.3(b)、(c)條的增加會弱化主要放貸方決策的執行,有可能導致主要放貸方決定不進行還款訴訟,但小部分銀團成員單獨去執行還款訴訟的情況。這種情況會對借款人產生不確定性。

    由于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擴散蔓延,嚴重影響了各國眾多行業的正常經濟活動,銀團貸款也同樣會受到疫情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LMA的改動對于借款人的風險可能會更大。如果借款人只是受疫情影響暫時經營困難,但個別銀團成員執意執行還款訴訟,便有可能會使借款人破產。如果大量的銀團貸款項目都出現這種情況,則有可能會對經濟的穩定發展產生不利影響。能否通過對相關違約條款進行約定,從而減少單個放貸人對受疫情影響,暫時經營困難的借款人提起還款訴訟甚至破產清算訴訟的可能呢?

    LMA的貸款協議的格式條款在第22.12條“實質不利變故”下并未提供相應條款內容,供銀團貸款的銀行按需對其進行定義使用。其可以作為違約事件的一種進行認定。如果違約事件發生,銀團便可行使第22.13條的加速條款,即在主要貸款行帶領下,銀團內的銀行可以宣布取消承諾貸款的總額,宣布全部或部分的貸款立即到期,或宣布該全部或部分貸款可以按銀行需求隨時清償,即只要銀行提出清償請求,借款人必須在合理提取現金的期限內提取現金償還銀行,否則認定為借款人無法清償,銀行將可以取得擔保物的占有并/或向保證人提出清償請求。這使得借款人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變賣其他資產或對其他理財產品提現以對該債務進行償還,甚至有可能導致借款人破產。

    如果認定由于新冠疫情導致的企業經營困難是一種實質不利變故的話,則很有可能會導致借款人無法償還而破產,這無疑會使本已不樂觀的經濟形勢雪上加霜。反之,如果在簽訂貸款合同之初,雙方就疫情影響對第22.12條進行討論,在該條中約定因疫情影響而導致的企業暫時經營困難不屬于實質不利變故,則可以減少借款人被認定為違約的情形。并且可以進一步約定,關于疫情影響下是否違約的判斷應當由主要放貸人作出,單獨的銀團成員無權在主要放貸人作出判斷前進行收回貸款的訴訟。

    由于在Charmway案判決后LMA對貸款合同格式條款的更改,弱化了主要放貸人決策的效力,增加了因疫情影響對于借款人的不確定性,使得部分銀團成員可以以經營困難無法償還貸款為由提起訴訟,要求借款人立即償還,從而導致借款人有破產風險,可能造成所有債權人的損失。同時,第2.3條增加了法院判決的復雜性和執行的難度,法院需要單獨審理銀團成員分別提起的訴訟,而不是原來由中介代表銀團進行的訴訟,因此,法院在審理時還應綜合考慮主要放貸方的決策和理由,避免單一銀團成員的權利濫用。

     韓明達  (作者系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博士生)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