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行政機關的現場檢查筆錄不具有可訴性

發布時間:2020-09-03 16:38:46


    案情

    2018年6月2日,某縣衛生局下屬的衛生監督員李某到該縣一食品公司檢查,出具了一份現場檢查筆錄。該筆錄記載:“該冷庫的大豆由于通房設施存在問題,導致部分大豆不能食用!庇纱耸称饭酒鹪V縣電力公司,要求縣電力公司賠償因停電造成的大豆變質的損失。案件經縣法院審理,判令縣電力公司賠償食品公司的損失。電力公司認為,由于衛生局的檢查行為導致其賠償的風險,嚴重損害其合法權益,請求法院依法撤銷縣衛生局出具的現場檢查筆錄。

    分歧

    焦點是現場筆錄是否可訴。一種觀點認為,該檢查筆錄是縣衛生局作為行政機關依照行政職權作出的,是對現場狀況的一種肯定,具有可訴性。另一種觀點認為,衛生局的檢查筆錄是現場情況的客觀記錄,是證據,不是具體行政行為,不具有可訴性。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F場檢查筆錄是事實性書證和非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根據內容和性質,書證可以分為處分性書證和事實性書證。處分性書證是指根據書證所記載或者表述的內容具有處分法律關系并可以導致一定的法律后果,或者制作的目的在于產生、變更、消滅一定的法律關系的書證。事實性書證是指根據其所記載或者表述的內容,以記錄或者描述已經發生的或者認知的具有法律意義的事實的書證。制作的目的不在于產生一定的法律關系,而主要是為了記錄、描述或者報道某種具有法律意義的客觀事實。行政機關的公文書證記載的是客觀事實狀況時,該書證屬于事實性書證,是非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

    本案中,現場檢查筆錄是對冷庫存放的大豆質量的客觀描述,屬于事實性和非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對行政機關處分性的公文即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有異議,可以通過行政訴訟解決。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是書面載體的具體行政行為,其對案件產生影響的是具體行政行為既定的法律效力,不是記載的客觀事實,從這個角度上講,行政機關處分性公文書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證據。具體行政行為具有確定力,非經法定程序不得推翻,只能通過提起行政訴訟撤銷或者由行政機關撤銷,不能在民事訴訟中通過證據質證來否定。非具體行政行為類書證屬于純粹的證據,在任何訴訟程序和行政程序中,都可以通過證據對比來肯定或否定其證明力,F場檢查筆錄具有較強的證明力,F場檢查筆錄由行政機關作出,屬于公文書證,比其他證據具有更強的證明力,民事訴訟對現場檢查筆錄直接采信,是基于法律賦予公文書證的證明力優勢,而非現場檢查筆錄作為具體行政行為的法律效力。

    馮 昊 (作者單位:中央財經大學)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