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銀行拒絕簡單密碼不侵害消費者的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

發布時間:2020-09-01 10:57:24


    在銀行開卡時,重慶市民劉某以自己的出生日期作為密碼,不想竟因密碼過于簡單而開卡失敗,劉某不服,以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被侵害為由和銀行對簿公庭。近日,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銀行基于相關文件以及社會利益作出的行為系其正當行為,并未侵害劉某的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故法院判決駁回劉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2019年4月26日,劉某前往重慶一家銀行申請開立新卡,劉某在以其出生日期設置交易密碼環節時,系統提示“RB4000該密碼為簡單密碼,請重新輸入”,銀行工作人員解釋因為密碼過于簡單,系統無法進行設置,建議其更改密碼再試,劉某拒絕,開卡失敗。

    2019年4月27日,該銀行通知劉某前去查閱相關監管文件,其中,《中國人民銀行關于進一步加強銀行卡風險管理的通知》第1.4條“強化交易密碼保護機制”規定:“各商業銀行、支付機構應加強銀行卡、網絡支付等交易密碼的保護管理和客戶安全教育,嚴格限制使用初始交易密碼并提示客戶及時修改,建立交易密碼復雜度系統校驗機制,避免交易密碼過于簡單(如‘111111’、‘123456’等)或與客戶個人信息(如出生日期、證件號碼、手機號碼等)相似度過高!薄吨袊嗣胥y行重慶營業管理部關于加強銀行卡風險管理工作的通知》第2.2條規定:“……建立交易密碼復雜度系統校驗機制,嚴格限制初始交易密碼、簡單交易密碼、與客戶個人信息相似度過高的密碼的使用……”其后,銀行工作人員向劉某進行了安全教育,并作了解釋。但是,劉某仍然堅持用其出生日期設置開卡密碼,認為銀行侵犯其自主選擇權,并將該銀行訴至法院。

    渝中區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應從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分析。第一,侵權責任的成立需以該銀行具有過錯作為前提。銀行根據金融監管文件的規定,在客戶開立新卡系統審核時,嚴格限制使用初始交易密碼并提示客戶及時修改,建立交易密碼復雜度系統校驗機制。該行為是為了保護客戶的賬戶資金交易安全,為了強化銀行信息的安全管理,并不存在過錯。第二,是否具有損害結果,即開卡失敗是否給劉某造成損失。銀行限制使用簡單密碼是考慮到移動通訊技術和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以及銀行卡使用風險,是為了加強銀行卡信息的安全管理,提升支付風險防控能力,是基于社會利益而作出的普遍性規定,具有合理性和正當性;除簡單密碼外,劉某可以充分行使選擇權,使用符合規定的密碼,銀行的規定并未侵犯劉某的個人權利。第三,劉某申請開立新卡時設置密碼失敗是否系該銀行的過錯行為所致。劉某堅持使用其出生日期設置密碼,拒絕使用符合金融管理規定的密碼,導致銀行的系統審核未能獲得通過,進而開卡失敗,是其自己所做的選擇,不是銀行的過錯行為導致,劉某應自行承擔責任。

    法院認為,劉某在行使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賦予的選擇權時,應當恪守權利的邊界。該銀行設立的開卡流程清楚明晰,在開卡受阻的情況下,向劉某作了解釋,且出示了相關文件進行佐證。劉某并未舉證證明該銀行有限制其知悉開立銀行卡服務的真實情況、自主選擇是否接受該銀行開立銀行卡服務、強制交易的違法行為。該銀行基于上述文件以及社會利益作出的行為系其正當行為,并未侵害劉某的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故法院依法判決:駁回原告劉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司法觀察■

    確保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保持均衡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八條規定,商業銀行開展業務,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的有關規定,不得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公共利益相比較個體利益而言,是公眾的普遍性利益和整體性利益,為了更好地保護個人利益而設立的基礎性利益和保障性利益。法律在定分止爭和分配權利時,必須確保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保持均衡,防止權利失衡。

    現代社會是一個風險社會,社會風險層出不窮,具有不確定性、隨機性、不可預測性。風險社會從本質上而言就是個人難以完全預期和控制的社會。而法律作為一種確定性的價值,通過法律預防風險、化解風險、吸納風險,在風險社會的運作中充當著最佳的調控模式,因而必然會對社會整體利益進行價值選擇。

    本案中,監管部門和銀行為了社會利益而限制簡單類密碼的使用,不是簡單粗暴地剝奪消費者選擇的權利,而是為了履行相應的金融監管義務,在訂立交易規則之初,就將密碼被盜、盜刷銀行卡、偽造銀行卡等擾亂金融管理秩序的風險事先予以考慮,并利用規則積極預防、吸納此類風險,確保消費者賬戶資金安全,保持社會肌體的健康,本質上是為了社會利益和個人利益的最大化而設定的權利邊界。在該權利邊界范圍內,消費者享有充分的選擇權。因而,消費者在行使權利的時候,也應當遵從法律、法規關于社會公共利益的要求。

    但也應該看到,公共利益雖然保護社會整體利益和社會安全,但也存在著以公共利益之名“合法地”侵害個人權利的情形。對此,需要對公共利益進行必要的限制:一是堅持程序公開原則,要確保消費者享有充分的知情權,相關監管文件應當是公開的,公眾可以通過通常手段獲取。二是堅持必要性原則,即對個人權利的限制應當是最小化的,且具有充分必要的考量,否則將對公共利益和個人權利造成更大損害。

    本報訊 (記者  劉  洋  通訊員 周莉紅  李春濤  湯小輝)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