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轉型中的中國近代司法

——觀評劇《楊三姐告狀》有感

發布時間:2020-08-14 10:53:20


    評劇《楊三姐告狀》改編自民國初期的真實案例。1918年,直隸省灤縣的楊三姐接到楊二姐婆家捎來的楊二姐病危的通知。楊三姐和母親隨即前去探望楊二姐。誰知二人剛到,即被通知楊二姐已經病逝。在奔喪過程中,楊三姐發現楊二姐嘴角有血跡,而婆家又將楊二姐匆匆下葬,更加重了楊三姐對楊二姐死因的懷疑;丶視r,楊三姐偶遇同村大表姐。得知楊二姐突然病逝,大表姐十分詫異。因為就在頭一天,大表姐還見到楊二姐,當時她并無病癥,只是向其哭訴在婆家的苦:丈夫高占英與其大嫂、五嫂通奸,他們三人欺負她、打她。這更加讓楊三姐確認楊二姐冤死之事實。

    為了查清楊二姐死因,17歲的楊三姐走上了曲折的告狀之路。楊三姐帶著縣上周律師幫忙寫的訴狀第一次去縣公署告狀,“縣長”牛成以楊三姐年幼且無證據為由,將其狀紙摔下離堂;第二次,楊三姐帶著哥哥一起去告狀,收到高家賄賂的牛成,直接將楊三姐的哥哥收押,并將楊三姐趕出公署;第三次,楊三姐在公署之上拿著剪刀以死相逼,才讓牛成對高家發了傳票,讓其與楊三姐當堂對質;第四次,在公署之上對質,高占英已經與收其錢財的牛成、證人村正副和高貴合等串通好了,逼迫楊三姐收錢畫押,匆匆調解結案。

    收了高家給的“結案費”后,楊三姐并沒有就此停止告狀,而是帶著哥哥來到天津繼續告狀。到了天津,在周律師介紹的徐律師幫助下,楊三姐說服天津高等檢察廳楊廳長“重審”此案。最終,開棺驗尸的結果正如楊三姐所料想的那樣,楊二姐身上有多處致命刀傷,確實是被高占英伙同其大嫂、五嫂所害。最終高占英認罪伏法。

    這起民國初年的刑事案件,經當時的劇作家成兆才創作,迅速搬上了舞臺,成為經久不衰的評劇經典。評劇《楊三姐告狀》不僅再現了楊三姐勇斗貪官惡富、追求司法正義的曲折經歷,更反映出了彼時在傳統與現代之間艱難轉型的中國司法現狀。

    首先是司法觀念的轉型。對于狀告高占英,持不同司法觀念的人表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持傳統司法觀念者反對狀告高占英。例如楊三姐的母親楊王氏和父親楊玉清就認為“衙門大門朝南開,有理沒錢莫進來”,衙門判官司“認錢不認理”,窮人是打不起官司的。正如楊王氏勸楊三姐不要告狀時所說的:“十七八歲的閨女去打官司告狀,我跟你丟不起那人!薄澳惝斈茄瞄T口是給咱們家開的?大堂上不種高粱谷子,照樣有收成,那錢打哪來的?人家有錢有勢,拔根汗毛都比我們家腰粗!

    而以楊三姐和周律師為代表的人則持有新的司法觀念,(她)他們認為民國的司法異于古代的司法,現代的司法是——認理不認錢,正如楊三姐所言:“媽,現在皇帝打倒了,說是民國了,難道民國的官兒也認錢不認理?”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告狀態度,反映出了清末民初人們司法觀念從“厭訟”“懼訟”到“健訟”的轉變。

    其次是司法機構的轉型。中國古代諸法合體,以刑為主,實體法與程序法不分,實行糾問式訴訟。在縣一級的區域內,司法與行政不分,司法由縣長官署理,民眾打官司告狀一般都在衙門里進行。

    清末西方現代司法機構制度被移植到中國。1906年4月,在修律大臣沈家本、伍廷芳主持下修訂的《刑事民事訴訟法草案》中,第一次將“有權審判詞訟之各衙門”稱之為“公堂”。同年頒布的《大理院審判編制法》將新的審判機構稱之為“審判廳”,同時規定各級審判廳附設檢察局,負責刑事案件的公訴、監督審判和監視判決執行。

    1910年,清政府宣告制成《民事訴訟律草案》,其中將審判機構統稱為“審判衙門”,又細分為“初級審判廳”“地方審判廳”“高等審判廳”和“大理院”。

    1911年,《法院編制法》獲準頒行,其仍將審判機構統稱為“審判衙門”,與各級審判廳相對應又設立了同級檢察廳,檢察廳負責搜查處分、提起刑事公訴、實行公訴并監察判斷之執行!斗ㄔ壕幹品ā愤規定:“檢察廳對于審判衙門,應獨立行其職務。檢察官不問情形如何,不得干涉推事之審判或掌理審判事務!

    通過這些法律法令的頒布和法制的改革,清政府初步構建起了現代司法機構。隨著清王朝的終止,這些法律或者草案的大部分都沒有來得及實施。不過,這些法律法令對后來中華民國的南京臨時政府和北京政府的司法組織立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民國伊始,在司法制度上,南京臨時政府暫時援用前清的《民事訴訟律草案》的中關于司法機構的規定。1915年,北京政府司法部將清末頒行的《法院編制法》修正刊行。除了刪去初級審判廳和初級檢察廳外,新頒的《法院編制法》在司法機構上沿襲了清末版本的內容。

    劇中1918年楊三姐告狀的地方不是地方審判廳,而是直隸省灤縣縣公署。整個案子的公訴和審理都是由“縣長”牛成辦理的,這是否符合當時的法律規定呢?答案是肯定,這是由民國初期特殊司法制度造成的。

    民國初期,由于種種困難,司法機構中的初級審判廳和地方審判廳、初級檢察廳和地方檢察廳并未普遍設立。為彌補初級司法機關的空缺,在未設立普通審判機關之縣,其民、刑案件暫由縣知事兼理,稱兼理司法法院。

    1913年始設地方審檢所,縣知事負責檢察,幫審員負責審判。1915年4月5日,北京政府公布施行《縣知事兼理司法實務暫行條例》和《縣知事審理訴訟暫行章程》,開始實施縣知事兼理司法的制度。凡是未設立審判廳(包括初級審判廳和地方審判廳)的縣,均由縣知事審理一審民事和刑事訴訟。雖然另設符合法定條件、具有一定法律知識的承審員輔助處理司法事務,但承審員由縣知事任命,對縣知事負責,并非享有獨立審判權的法官。

    上述條例和章程,實際上恢復了封建社會行政兼理司法、司法權不獨立的傳統做法,遭到了社會各界的反對。故此,北京政府于1917年5月1日公布《縣司法公署組織章程》,以革除縣知事兼理司法的弊端。所以,楊三姐狀告高占英殺人一案由灤縣縣公署審理是符合法律規定的,不過劇中楊三姐口中的“縣長”牛成并不是真正的縣長,他只是主管縣司法事務的“幫審”。

    最后是司法程序的轉型。在劇中,直隸高等檢察廳廳長楊以德親自來到灤縣開棺驗尸,審查楊二姐被害一案。經檢驗吏查明,楊二姐確實是身受多處致命刀傷而亡,楊三姐向楊廳長請求:“我二姐被害是實,請廳長做主!”當旁邊的人說:“請廳長宣判!睏顝d長直接回答:“判嘛!槍斃!”隨后響起了槍聲。事實上,這是評劇藝術處理的結局。

    按照當時法律的規定,審判和檢察相互獨立、分離。直隸高等檢察廳廳長楊以德對楊三姐上告一案只有抗訴的權力,并無審判的權力。彼時真實的情況是,高占英被直隸省高等檢察廳押到天津。按照當年的臨時刑法規定:“預謀殺人致死者,處死刑!1919年10月,省高等審判廳作出二審判決,宣判高占英死刑。隨后,高占英被處以槍決。而評劇中直接讓楊以德槍斃高占英的大結局,只是為了滿足民眾對遲到的正義盡快得到彰顯的愿望,但也折射出彼時那種延續古代實體法與程序法不分,重實體、輕程序的傾向。

    評劇《楊三姐告狀》中反映了當時司法制度處于傳統與現代轉型之中,不少司法制度仍舊保留有傳統司法制度的印記,與現代的司法制度還有一定的差距。而高占英與牛成則正是利用了傳統司法制度的漏洞,才導致了楊三姐初次告狀的失敗,造成了司法腐敗和司法不公。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楊三姐之所以能夠告狀成功,除了她不畏艱辛、敢于斗爭的個人因素外,還得益于當時較為完善的司法訴訟制度。當時司法制度中確立的律師制度和檢察廳的公訴制度,可以說對楊三姐告倒貪官惡霸起到了關鍵性作用。所以有學者評論道:“楊三姐告狀案的成功,不僅是西方法律規范在中國傳統社會中一次成功的試驗,也是中國法治化進程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縮影!

    郭富民 (作者單位:浙江財經大學法學院)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