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感受法官 | 王鳳強:深耕行政審判十七載

發布時間:2020-08-05 09:58:18



    每個工作日的清晨6時30分,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員額法官王鳳強準時走出家門,趕往單位。作為一位已有17年行政審判經驗的專業法官,王鳳強的大部分時間都被開庭、合議、審簽案件所占據。同事們常打趣他說:“不是在開庭,就是在去開庭的路上!

    2016年以來,王鳳強的結案總數連續三年居全院第一。翻開辦案記錄,僅在2019年,王鳳強個人承辦的案件就有406件,參與審理的案件更是高達1114件。

    群眾說 他“很接地氣”

    審理一方當事人眾多的案件,常常需要考慮群體性糾紛所帶來的心理壓力、是否會引起矛盾激化等多重因素。這對很多法官來說,都是一種嚴峻的考驗。然而,這種審判經歷卻是王鳳強最引以為豪的。

    近年來,王鳳強共妥善處理了涉當事人50人以上的行政案件30余起。面對群體壓力,他從來沒有打過“退堂鼓”。

    “人多的時候,往往就有個‘群膽’。法官的態度、語言、表情等任何一個細節的改變,都可能引發群體成員的情緒變化!蓖貘P強說,“辦這樣的案子,法官要先把心放正,這樣才能讓群眾信任你、服氣你!

    在審理馬某丁等225人訴河南省開封市龍亭區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征收一案時,王鳳強先后7次深入已是處處瓦礫的拆遷現場,走訪安置房居民和“釘子戶”,全面了解實際情況。

    為了方便涉案群眾到場旁聽,本可以在河南省鄭州市“坐堂問案”的王鳳強,特意把庭審開在了離群眾更近的開封市中級人民法院。

    雖然該案判決最終維持了當地政府的征收決定,但因釋法明理到位,225名原告無一人申請再審。

    正因為工作能力突出,王鳳強經常承擔“急、難、險、重”的審判任務。然而,即便是在處理這些棘手的案件過程中,樸素的話語、爽朗的笑聲也常常能從他的辦公室里傳出。

    敞開門、拉家常,這正是王鳳強與當事人溝通的情感“橋梁”。

   “我是從農村走出、成長起來的孩子,家里的事、村里的事我都熟悉!蓖貘P強說,“我了解老鄉們最需要什么,有時候可能就只是一個理解、一份溝通!

    豐富的審判閱歷,讓王鳳強能準確地洞悉和把握當事人的心理,從糾紛背后看出案件爭議的實質。很多時候,還在案件開庭審理過程中,王鳳強便已提出了一個盡可能讓雙方都滿意的調解方案。由此,節約了多方訴訟參與人的時間。用王鳳強的話來說:“把群眾從訴訟漩渦里拉出來,就是發展了生產力”。

    來自河南省許昌市的當事人張某政,對自己的勞動爭議案子很不放心。還沒到開庭時間,他就提前來到河南高院,想通過旁聽庭審的方式,提前“考察”自己案件的承辦法官王鳳強。

   “最開始,我是不太相信法院的。但是,在旁聽了王法官的其他幾個庭審后,我感覺到,法院是公正的!睆埬痴f,“在我的案子審理過程中,王法官也跟我聊了很多。雖然最后沒有勝訴,有些缺憾,但我對裁判結果沒有意見,我相信法律!

    政府說 他“幫了大忙”

    行政案件的特殊性在于行政機關是恒定被告,也即所謂的“民告官”。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河南省各地因舊城改造和市政建設施工而帶來了大量的拆遷任務,相關糾紛也不可避免地接踵而至。其中,不少案件到了王鳳強的案頭。

    2013年12月5日,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涉及754戶群眾的房屋征收項目啟動。然而,由于種種原因,當地政府始終未能與其中近40戶被征收人達成一致意見。政府下達征收補償決定后,雙方矛盾激化,案件于2018年初被訴至河南高院。

    時任宛城區副區長的劉洪濤感慨地說:“一邊是推進不下去的城市建設重點項目,另一邊政府還要為涉案項目支付利息和已簽約群眾的過渡安置費用。每耽擱一天,政府就相當于將一輛轎車推進黃河里!”

    為了盡快妥善辦理這批案件,王鳳強加班加點,做了大量的調查和調解工作,部分當事人通過法院與區政府達成了庭外和解。目前,該項目進展順利,安置房也正在建設。

    2019年下半年,李某安訴尉氏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一案提起上訴后,被分到王鳳強手中。

    在充分調查了解案情后,王鳳強在判決書中詳細剖析了被告所作出的被訴《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的失當之處,維持了被告敗訴的一審判決。

    從表象上看,是法院讓基層政府輸掉了官司,但實際上,這個敗訴判決,為當地乃至河南全省各地按程序開展安置補償工作提供了法治借鑒。

    作為多家行政機關的法律顧問,律師湯路明總結了王鳳強的三個特點:“一是辦案效率高,很多我們認為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處理完畢的案件,到他手里,可能一兩個月就辦結了;二是善于做群眾思想工作,很多當事人情緒非常激動,他過來耐心地跟當事人聊上幾句,很快就能讓場面平穩下來;三是案件滿意度高,不管是當事人還是行政機關敗訴,沒有對他有意見的。他的工作確實幫了政府大忙!

    家人說 他也在“治病救人”

    2017年,王鳳強的愛人因病持續高燒12天。一邊是家人,一邊是已經定好的開庭日程,王鳳強的內心也有掙扎:“妻子需要人照看,但案件開庭時間都已確定,當事人為此做了很多準備,還有不少是從距離鄭州幾百公里的外地早早趕來的!

    最終,王鳳強叫回了正在四川成都讀大學的女兒進行陪護,自己則在每天開完庭后再去醫院照顧妻子。

   “理解!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我能理解他的工作,法官的職業是另一種形式的‘治病救人’……”說起這件事,王鳳強的妻子湯玉玲一邊向筆者展示著王鳳強曾獲得的全國模范法官、一等功、河南省先進工作者等榮譽證書,一邊說:“鳳強老是說,每一個當事人的背后都是一個家庭,都有一層社會關系。很多群眾一輩子可能就打一次官司,他和他的家庭、社會關系對法院和法官形象的了解,就看自己家的案子被辦理得怎么樣。醫生給病人治療身體,法官為社會調和矛盾,我們全家都為他感到驕傲!”

    “鳳強同志的辦案質量和效果在全國行政審判系統也是名列前茅的。他不僅是我們行政審判法官中的先進模范,更是廣大迎難而上、勇于拼搏的‘李慶軍式好法官’的杰出代表!迸c王鳳強共事多年的河南高院行政庭庭長李繼紅說。

文章出處:中國審判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