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行為不法 自甘冒險者自擔責

——醉駕肇事逃逸后為躲調查攀爬高樓墜亡不屬保險合同“意外傷害”

  發布時間:2020-07-27 08:21:09


    交通肇事逃逸后,為躲避警方調查,男子郭某從自家10樓陽臺利用繩索攀爬下樓,結果不慎墜樓身故。事后,就郭某生前投保的一份意外傷害險,其家人與保險公司兩度對簿公堂。近日,浙江省舟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了郭某家人的訴訟請求。

    2018年12月29日晚,新城交警大隊接到報警,舟山某小區門口發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民警調查后發現,肇事車車主為41歲男子郭某,遂前往其位于新城某小區住處查找車輛、核實情況。民警到達郭某住處后,在門外敲門要求其配合調查,幾分鐘后,郭某妻子打開家門告知門外民警,郭某從10樓的家中不慎墜樓。當日,郭某經醫院搶救無效后死亡。根據現場勘查及調查情況,警方認定郭某系在家中陽臺外利用繩索下樓過程中不慎墜樓。警方檢驗了死者郭某的血液,其酒精含量為158mg/100ml,已達醉駕標準。同時,警方經進一步調查取證,證實郭某為前述交通肇事逃逸案嫌疑人。

    郭某亡故后,其家人以郭某生前投保的一份意外傷害險向保險公司提出保險理賠,要求賠償保險金20萬元。2019年5月,保險公司就該案作出理賠決定通知書,決定不予給付保險金,理由是郭某墜樓的事件發生在其醉酒期間,符合保險合同中的相關免責條款,即“被保險人在醉酒或者受酒精、毒品、管制藥品影響期間遭受意外而致身故或者傷殘的,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之后,郭某家人將保險公司告上法院。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郭某墜樓死亡屬于案涉保險合同所承保的意外事件,符合保險條款約定的賠付條件;而且,案涉保險合同系雙方通過電話方式訂立,在保險公司提供的保險人與投保人郭某的電話錄音中,雖然對免責條款予以提示,但未對免責條款的具體內容作出明確說明,因此免責條款不產生效力。故一審法院判決保險公司賠付郭某家人20萬元保險金。

    二審期間,當事雙方未向法院提交新證據。舟山中院雖然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但最終依法撤銷了一審法院的民事判決。舟山中院認為,根據訴辯意見,二審爭議焦點在于郭某不慎墜樓身故是否屬于“意外傷害”。本案中,郭某從10樓陽臺利用繩索攀爬下樓,是為了逃避執法部門的調查,該行為本身就缺乏合法性。而且,郭某從事的是不必要的冒險行為,該結果的發生不符合案涉保險合同所約定的“意外傷害”之構成要件。

    綜上,舟山中院認定郭某的墜樓身故不屬于意外事故,保險公司的上訴請求成立。一審法院在“意外傷害”成立要件的理解和適用上存在偏差,予以糾正。

    法官說法

    “意外傷害”要件不足

    “意外傷害”的界定往往是保險人與被保險人產生糾紛的爭議點。我國保險法對“意外傷害”并無明確規定,保險公司在制定關于“意外傷害”的條款時往往沿襲1998年《航空旅客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條款》中“意外傷害”的定義,即強調“意外傷害”是由于外來的、突發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意外事件而使身體遭受的損害。缺少任何一個要件均不構成“意外傷害”。非本意性是從被保險人的主觀狀態判斷的,即探究事故發生的原因是否處于被保險人的本意。本意包括兩方面:一是被保險人積極追求事件的發生,二是被保險人能夠預見損害結果的發生,仍然放任不予阻卻或過于自信輕信能夠避免。

    本案中,郭某為逃避調查匆忙從10樓利用繩索攀爬下樓,當時情形下,其存在對損害結果任由發生不予阻卻或者輕信能夠避免的心理狀態,因此不具有“意外傷害”非本意性的特點。郭某作為成年人,明知攀爬高樓有可能導致死亡但仍強行為之,其行為是為了逃避公安機關的調查而自主選擇的結果,自甘冒險者自應擔責,保險公司無需賠付。

    司法觀察

    郭某自甘冒險的行為不僅導致其自身墜樓而亡,對整個家庭也是致命的打擊,這一悲慘結果固然讓人惋惜。但是,并非有傷亡就自然要有背鍋買單方,“弱勢”身份也不該成為脫責的倚仗。隨著公民法律意識的增強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樹立,這類案件的處理結果越來越成為公眾熱議的話題。

    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出臺了《關于在人民法院工作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若干意見》等文件,要求充分發揮司法職能作用,引導公民增強法律意思和規則意識,旗幟鮮明地向社會傳達法院支持什么、反對什么、頌揚什么、唾棄什么。今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作報告時指出:“堅決防止‘誰能鬧誰有理’‘誰橫誰有理’‘誰受傷誰有理’等‘和稀泥’做法,讓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溫度;讓群眾有溫暖、有遵循、有保障,爭當法治中國好公民”,進一步釋放態度鮮明的司法信號和法治理念。

    我國警察法明確規定公民有配合公安機關調查的義務。郭某寧愿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也要妄圖逃脫警方調查,顯然違法。生命可貴,每個人都應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才是最大的公平,法律不會僅憑傷亡結果不分是非對錯一概提供額外救濟。一次嚴謹的司法裁判,勝過百次的法律宣傳,人民法院應當充分發揮司法裁判的教育、評價、指引和示范作用,充分發揮個案判決對于社會風氣和個人行為準則的引領導向作用,將正確的價值判斷和社會主流價值觀融入裁判過程,增強裁判的說服力和司法的公信力。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双色球彩票手机下载